吴若权专访

作者: 时间:2020-06-25 分类:发现近年 评论:70 条 浏览:568

早在20年前,台湾知名作家吴若权就已经因为代言的关係,接受过一连串安宁疗护的训练,一路走来,他几乎与台湾安宁疗护的脉络并肩同行。谈起早年台湾社会对安宁疗护的接受度,他坦言并不高,「社会一听到安宁疗护,普遍会觉得那是放弃治疗的想法,当时医学院学生所受的教育,也是以救人为天职,希望替病人多争取一些生存的时间。」

无常为日常  及早做好抉择

就在吴若权接触安宁议题的第5年,一向健康、甚少出入医院的父亲突然倒下,「他的病程进行地非常快,有一天他突然跟我说他不舒服、呼吸困难,进了医院第2天就无法吞嚥,第3天便心脏衰竭,之后陆续引发肺积水、肺衰竭、肾衰竭、肝衰竭等,不到几个礼拜就进入昏迷状况,4个月后就过世了。」

吴若权永远都记得,在父亲离开前一个月,具备完整安宁疗护观念与训练的他为父亲签下不急救、不插管的决定,但在他口头表达这个想法之后,每一位医生与护士只要见到他,就会再次向他确认:「你真的要放弃吗?」

自认一路走来,无论是职场或家庭中做决策从不在意外人眼光的吴若权,却在每一次的询问中,开始有所动摇。他心里很明白自己是在做一件对的事情,为父亲逐渐离去的灵魂减少一些不必要的身体折磨,但他也开始扪心自问:「我这样的决定在别人看来是不是很无情?我是不是真的很不孝?」

当初为父亲做出决定时心里的不捨与挣扎,至今想来,吴若权仍然心有戚戚,他常常与身边朋友分享:「趁着我们身体还好好的,头脑也很清楚的时候,赶紧替自己做好抉择吧!不要把这幺困难的问题交给你的家人做决定。」

2017年吴若权的母亲被确诊罹患癌症,确诊的当时,口腔头颈癌已经转移到肺部,医生认为已经到了末期。在不适合开刀的情况之下,他们选择了免疫疗法,很幸运地病情获得很好的控制,不过吴若权每週仍需花上4个半天的时间陪伴母亲就医与回诊。

「虽然现在控制良好,甚至已经不见肿瘤,但我还是慢慢有在做一些安排与準备。」他开始在思索居家安宁的布置,也询问附近医疗院所是否能支援居家安宁。许多朋友笑他神经质,过早就开始準备,但他却认为,安宁疗护并非是当人生走到尽头才能开始进行,「人生就好比搭火车,一趟车从台北到高雄,不是到台南才做準备,而是出发时就要开始周全设想,身心灵皆如此。」

身心灵皆是安宁疗护面向

在身体上,他秉持着安宁疗护的思维,尽可能地减少母亲身体承受的苦楚。「例如上次做的正子摄影检查发现1公分
左右的肿瘤,可能要做切片或穿刺才能进一步判定良性还是恶性,但是我决定回到安宁疗护的方式,我觉得可以等到下一次正子摄影时再去观察肿瘤的变化,没有一定要在这个时间点就立刻做切片。」

吴若权也十分感谢地说,所幸母亲的主治医师相当支持他的决定,让母亲少受一些苦。

在灵性上,他鼓励母亲投入宗教的怀抱,「现在她每天早上起来都会唸心经,唸到都会背了,这是一种灵性的提升,代表她愿意精进自己。」

在心理準备上,吴若权也透过生活相处,有意无意地找寻适切的时间点,与母亲讨论身后事。他认为这些人生大事绝非是一场会议,大家坐下来就能有所定案,「这些决定其实是来自日常生活,例如走过民权东路看到很多礼仪公司就可以谈一下,收到亲友的讣闻也可以聊,甚至看到名人过世的讯息也是一个时机。每次都能聊一点点,更能理解妈妈的想法。」

有一回他收到亲友的讣闻,母亲看了上头的死亡日期与出殡日期后,直言对方的子孙实在不孝,竟然2个礼拜就把遗体火化了。吴若权笑着回母亲说:「听说在上海2天就烧了,2个礼拜算久了,而且殡仪馆的冰柜是一天天在算钱的,」他顺口一问:「不然你想冰多久?像古早时代说的『七七四十九天』吗?」

母亲并没有特别回应,但这一段对话却让他深放心中,「这让我知道,我妈妈认为2个礼拜太短了,但是她其实也没有坚持要到49天这幺长。」

吴若权也时常以开玩笑的方式跟母亲说:「有什幺事情要快点说,不然以后掷杯问都不準喔!」以此缓解长辈对于死亡的忌讳与恐惧。

照顾者也需要安宁疗护

面临父亲的骤逝,以及陪伴母亲漫长的抗癌之路,吴若权一路走来,都将安宁疗护谨记在心,而当年对于父亲离去时心中的那份挣扎,直到前些时候,他才从1位与他共乘捷运的陌生男子身上,发觉自己的豁然开朗。

「那名中年男子接到一通电话,我不知道对方在说什幺,只听见他很清楚地表示:不需要急救,也不用做任何措施,病人都已经决定如此,也注记在健保卡上了。」挂掉电话后,男子便开始滑手机,看新闻。吴若权笑言,或许不明白的人会认为这位先生很无情,但他却在对方身上看见了一份温柔的慈悲,「或许他正赶着要去医院处理生命最紧张的一刻,无论是否正在压抑着悲伤,但他的表现都在诉说一件事──他们家準备好了,他也準备好了。」

一路走来,他在陪伴亲人的过程中,逐步学习与成长,他也认为自己要学的还有很多,尤其是安宁之后的自我安宁。

「我现在用7成的时间在照顾我母亲,不过我也深知,当一切都过去之后,我的失落感会很大。」吴若权认为,照顾者要如何让自己安宁,是另一种学习。「长期担任照顾者该如何安顿自己的身心,是安宁疗护延续的另外一章,也是我未来要学习与投入的功课。」

相关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