科博馆与特生中心签订「标本长期合作备忘录」

作者: 时间:2020-07-27 分类:论坛新闻 评论:84 条 浏览:435

生中心进行各类群生物调查所採获製作的存证标本,未来将视研究及展示的需要,不定期将其标本转移至科博馆,除了能让标本有更加完善的蒐藏管理与更广泛的利用外,还能让需要检视标本的国内外学者专家更能便利地检视标本。

      特生中心进行各类群生物调查所採获製作的存证标本,未来将视研究及展示的需要,不定期将其标本转移至科博馆,除了能让标本有更加完善的蒐藏管理与更广泛的利用外,还能让需要检视标本的国内外学者专家更能便利地检视标本。特生中心将以蛾类标本做为双方合作的第一步,今年已有49科1503种13957份蛾类标本及其採集资讯转送至科博馆典藏,未来将持续此一双方标本长期合作之工作。

科博馆与特生中心签订「标本长期合作备忘录」
特有中心林旭宏主秘讲述公民科学『暮光之城』蛾类调查历史与进展

   科博馆孙维新馆长表示,收到特生中心捐赠给科博馆的这些蛾类标本,内心是充满喜悦的。透过科博馆的展示,充分发挥标本的价值,让更多人了解蛾类的生态,蛾类的颜色及多样化的形态同样让人惊艳。特生中心杨嘉栋主任则提到一个重要观念:标本是属于全世界的公共财!标本不属于研究人员及特定人士。杨嘉栋主任也表示希望透过科博馆良好完善的蒐藏保存及展示空间,让更多民众了解蛾的世界如此多姿。除了蛾类标本之外,未来还希望与科博馆能有更多合作的可能性。

科博馆与特生中心签订「标本长期合作备忘录」
特有生物研究保育中心主任杨嘉栋致词

    台湾生物多样性研究是特生中心的核心任务,其中野生动植物物种多样性的调查就是重要的工作项目,目的之一就是要完整建立台湾各类群生物的物种清单,而採集蒐藏作为引证标本就是重要的工作。以蛾类为例,特生中心蛾类研究团队自2006年起于位于合欢山小风口的该中心高海拔试验站展开蛾类调查、研究及标本採集,初期限于人力有限进展缓慢,截至2012年,累积採获的蛾类标本仅有9215份;2011年起特生中心蛾类研究团队率先利用社群平台脸书成立「慕光之城蛾类世界」网路社团,号召对于赏蛾有兴趣的民众加入社团分享蛾照及其时空资讯,特生团队则开发资料库将这些蛾照及资料逐一建档,并藉由此一平台串联起全台对蛾类有兴趣的民众,特生中心顺势于2013年组织「特生中心蛾类调查志工队」,志工队成员共有107位,在特生中心的指导协调之下协助该中心进行定点定期的蛾类调查、标本採集及製作工作,截至本(2019)年5月,特生蛾类研究团队及蛾调志工队已累积採集製作蛾类标本共达79000件以上,这些标本来自全台117处地点,共994次的採集,目前已鉴定至种的标本已有58543份,包含53科2569种。这些标本资料连同脸书慕光之城累积的资料已超过33万笔,特生中心并开发「飞蛾资讯分享站」网站,与各界分享此一丰富的蛾类资讯。

科博馆与特生中心签订「标本长期合作备忘录」

        昆虫的基础分类学目前仍有很大的研究空间,因此调查所得的存证标本相当重要,有助于物种鉴定及釐清其分类地位。特生中心累积的蛾类标本经提供给国内外专家研究,其中有部分标本已被指定为模式标本(type specimens),例如林氏汙雪尺蛾(Lassabahsuhonglini Fu & Sato, 2010),其正模式标本就是由特生中心团队在小风口採获,以及绿雾闪裳蛾(Sypna chloronebula Ronkay, Ronkay, Wu & Fu, 2013)、碧玺夜蛾(Aplexiphleps smaragdistis Ronkay, Ronkay, Wu & Fu, 2013)等副模式标本。所谓「正模式标本(holotype)」是永久代表一个物种身分独一无二的具名实体,而在同一篇发表文章的同一物种的其他副份标本则称为「副模式标本(paratype)」,其功能等同正模式标本,辅助比对。

科博馆与特生中心签订「标本长期合作备忘录」

        由于调查工作持续累积存证标本,其管理与保存将越趋重要。国立自然科学博物馆拥有完善的标本蒐藏空间与设备,也有专职人员负责标本管理,其昆虫标本蒐藏更是全台最丰富。目前已超过90万件,模式标本有93科812种3449件,每年都有许多国内外专家前来检视标本,进行分类修订研究与新种发表,增加标本被利用研究的机会。为求调查採集的标本能获得良好之蒐藏、管理及最大且多元的利用,经特生中心与科博馆双方研议,同意签订合作备忘录,建立标本蒐藏长期合作关係,以妥善保存并共享标本资源、发挥存证标本最大功能、扩展生物多样性研究成果。而这些标本亦能视为全球的自然资产,期盼未来能有更多自然史知识的产出并传递于社群大众。

相关推荐